上海公司注册_注册上海公司_上海誉胜注册公司代理机构

热点: 崇明陈家镇五大项目对外 创新驱动转型发展的崇明

崇明东滩保护区春季护鸟行动

时间:2012-04-28 13:55 来源:未知 复制分享 共有评论(0)条

点击:

 

护鸟执法人员在清除地笼。

  东方网4月28日消息:东滩保护区正进入候鸟春季迁徙高峰。

  从新西兰、澳大利亚飞来的北迁鸻鹬类越来越多,运气好的话,还可看到黑脸琵鹭、白琵鹭在滩涂上闲庭散步。

  “鸟的迁徙是一个关于承诺的故事,一种对于回归的承诺。”雅克·贝汉在电影《迁徙的鸟》中有这样一句话。

  为了更好地守候这些小生灵,帮助它们达成迁徙的“承诺”,东滩保护区从今年4月1日起开展历时50天的春季护鸟行动——“春隼四号”行动,工作人员通过多种方式为鸟儿营造一个安全的栖息环境。

  24小时实时监控保护区

  想象一下,一只大滨鹬从澳大利亚起飞,途经6000公里抵达东滩时,体重不足出发时一半。经短暂休整,还要远赴5000公里外的西伯利亚繁衍。保护区环境教育中心工作人员冯雪松说,“这一路向北进军的途中,危机四伏”。

  遇到暴风雨、龙卷风,鸟儿可能会迷失方向;受城市明亮光线的干扰,鸟儿常常撞上高层建筑;途中,它们或遭其它猛禽的突然袭击,或与飞机一头相撞。“除此之外,鸟的威胁者还有人。”

  在亚太候鸟迁徙路线上,东滩是候鸟春季从南太平洋越冬地飞往欧亚大陆的第一站。这里食物丰富、温度适宜,供鸟儿停歇、采食和补充体力,但周边也盘旋着被人捕杀的阴影。

  管护执法科科长钮栋梁是“春隼四号”行动的带头人。他说,非法捕猎鸟类是护鸟执法行动主要打击的对象。每天凌晨,五个行动小组对鸟类栖息区域进行巡查,并组织突击巡查行动。前不久,保护区6名执法人员与2名边防干警,对保护区周边的苗圃和92大堤下的林带进行联合检查,当场查获并拆除29张迷网,解救出1只乌鸫、2只燕雀。

  此外,保护区还和相关部门联合行动,清除地笼、粘网、定制网及超区域设置螃蜞落缸等,防止误捕、误伤鸟类。保护区现已建成现代化视频监控系统,23个监控摄像仪20个设在管理处、管护站和鸟类栖息地优化区,1个高清和2个透雾标清摄像仪则设置在鸟类集中的滩涂核心区域,24小时远程实时监控。

  60%的水域,40%的潮间带滩涂,总长43公里的岸线,随时得盯着,不能有一刻松懈。钮栋梁讲起一桩事,他有一次从监控室的远程摄像仪中发现有偷猎者在海滩上撒毒药。深夜11时许,他带着7名执法人员向海滩出发,因为偷猎者通常会在下半夜来偷取被毒死的鸟儿。

  风大、潮涨。执法人员到达必经的潮沟时,水已没到胸口,他们绕了3个多小时仍没跨越过去,只得回撤。钮栋梁不甘心,再回到监控室,查看过往船只。早上6时许,在100多艘船中锁定一艘可疑船只。整个上午,摄像仪一直对着这艘船,12时许船动了,与另外一船接头。管理处当即与边防部分联合,派出4组人马围追堵截,最终人赃俱获。

  东滩首现繁殖“白骨顶”

  凌晨3时许,金伟国就起身梳洗了。骑上一部老式摩托车,从陈家镇驶向东滩。他要赶在天亮前,用翻网将飞经的迁鸟捕获,再送到工作船进行环志。老金是保护区聘用的“超级捕手”,一只竹哨,能模拟30多种鸟语。

  “只听声音,我就知道来客是谁。”坐在离翻网约30米处的,老金自信十足,用自制竹哨惟妙惟肖地吹着各种鸟语,听到“同伴”的呼声,远在天际飞行的迁鸟立马飞过来,瞥见翻网下的鸟标本,以为有食可觅,便一起俯冲下来,老金瞅准时机一拉纤绳,十余只鸟即刻落入网下,整个过程一气呵成、利落漂亮。

  经老金捕获的鸟,很快进入“环志”环节。所谓环志,就是在鸟的腿上戴上一个特别的标记,通常为金属或塑料的环,然后就地放飞。

  前不久,保护区重捕到一只来自澳大利亚的大滨鹬,这是今年的第一笔重捕记录。“如何确定小家伙来自何方?标有唯一号码的金属环就是他的‘身份证’。”冯雪松说,根据环志及回收消息,有助于确定不同种群的繁殖区、越冬区;确定鸟类迁徙时间表,了解鸟类的迁徙路线及中途停歇地;推断鸟的寿命,分析死亡原因,并调查每年的数量变化趋势及环境变化对鸟类种群的影响,为制订合理环境保护和鸟类资源政策提供科学依据。

  顶鸡一身黑,尖尖嘴,额上一块白,人称“白骨顶”。不仅能游泳,而且会潜水。今年,捕鱼港优化区内首次发现了繁殖的“白骨顶”。护鸟行动不仅仅在于执法,还在于对栖息地环境的综合保护。保护区的捕鱼港优化区是互花米草治理和受损湿地优化示范区域。自项目实施以来,整个优化区的生态治理效果不断涌现,从治理初期的水雉首现、大量须浮鸥繁殖,到去年年末大量越冬雁鸭类的来临,还有今年年初鸻鹬类的光顾,良好的栖息环境吸引了众多鸟类前来栖息。

  放眼望去,栈道旁一近一远两座木头建筑,近的是野外工作站,远的是关键物种监测站。每天,管护人员都要查看人员、船只的活动情况,监测鸟类数量、状态。若发现有放置违法网具或偷猎行为,会立即汇报。

  结好第二天的翻网、扎好诱鸟标本,14时许,金卫国要收工了,但他并不急着离去。站在栈道上,望着鸟儿在天地间自由翱翔的身影,听着羽翼掠过高空的风响,他继续用自己的竹哨和鸟儿一起共鸣。“我常常会想,经我放飞的鸟儿,这时飞到哪里了,是胖了还是瘦了。”

  观鸟,打开自然之门

  —位普通的电力公司职员,因喜鸟观鸟,成了一名拍鸟的摄影家;一对英国夫妇卖掉房产,满世界“追鸟”,一年找到了4265种……为了看一只叫做“震旦鸦雀”的鸟,这些风风火火的人们,“哗”的一下从各地赶到崇明东滩。

  这两天,到东滩观鸟的游客和摄影爱好者络绎不绝。“这是护鸟行动最好的宣传机会。”冯雪松说。

  有位美国人在观鸟台看到一只黑脸琵鹭,兴奋地手舞足蹈,很想近距离仔细观察一下这只湿地精灵。工作人员告诉他,为了减少人为干扰,只有科研和监测人员才能进入,“尽管很遗憾,但那位美国人表示理解”;一位四年级男生实地观鸟后,对爸爸“炫耀”自己的科普知识:勾型喙的通常生活在树上,长喙一般生活在水中;从诸暨赶来的一位观鸟客说,去年一部《观鸟大年》让他感触尤深,“最有爱”的一幕就是秃鹰求爱:雄鹰和雌鹰飞到极高处,彼此用爪子勾锁在对方羽翼的怀抱中,然后一起自由落体,朝地面跌落,手牵着手到最后一刻才分开,然后再次飞起。看了后,他立马买了望远镜和一本《中国野生鸟类手册》,注册了一些观鸟网站,恶补鸟类知识,看到东滩北迁鸟正多,立马奔赴而来。“没有关注,谈何保护。观鸟,对我来说是打开自然之门的一把钥匙。”

  为提倡低碳观鸟,保护区精心组织设置了一些宣传爱鸟护鸟知识的活动,“自然笔记”就是其一。这项起源于欧美国家的活动,让体验者将一路上观察到的小鸟、小花、小树,包括鸟儿大小、颜色、飞行姿态,甚至鸣声都记录在笔记簿中。用眼睛观察大自然的变化,用笔画下大自然的变化。

  “不过,观鸟拍鸟中也有些不和谐现象。”冯雪松列举了几种行为:为拍一张细部特写,有人故意将虫饵挂到树上引诱鸟来吃;逮到一只正在巢里繁殖的鸟,一瞬间,十几只“长枪短炮”齐齐对准它……小冯说,鸟类视觉敏锐,容易被惊扰,观鸟者着装上要避免颜色鲜亮,最好穿与自然界颜色相近的衣服;要保持安静,尽量用手势来表达意思。拍摄鸟类应采用自然光,尽量不使用闪光灯,尤其是对雏鸟。

  在“我的东滩生态之旅”寄语活动区,记者读到一张明信片:人与动物的关系就像多米诺骨牌。人类仅仅只是自然链条上的一环,只有与动物和谐相处,我们的地球才生机勃勃,我们才能听到鸟鸣深涧,才能看到鱼游滩底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发表评论
发布言论时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!
评价: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